返回主页

这可能是治理雾霾的良方

据澳大利亚“新快网”11月17日报道,悉尼科技大学(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Sydney)的研究者们发现,就悉尼内区而言,百年纪念公园(Centennial Park)、拉什卡特斯湾(Rushcutters Bay)以及格里布(Glebe)这3个地区的大气颗粒物含量是最低的。

此次空气质量研究由悉尼市议会(City of Sydney)及悉尼科技大学植物与环境质量研究小组联合开展,为期1年,对象包括11个地区。

研究人员发现,相比市议会采取措施减少车辆出行的方案,未来15年将悉尼树冠覆盖率提升50%的种种计划会对减少空气污染产生更大的效果。

悉尼科技大学生命科学系的博士生候选人伊尔加(Peter Irga)称:“在此之前,我们只有悉尼空气质量的估测信息。这些信息的研究方式可能出人意料得糟糕。只有2个常规的取样地点——罗泽尔(Rozelle)和兰域(Randwick)提供了数据。”

悉尼公园(Sydney Park)、百年纪念公园、拉什卡特斯湾、阿尔弗雷德王子公园(Prince Alfred Park)、沙梨山(Surry Hills)、齐本德尔(Chippendale)、格里布、干草市场(Haymarket)、泽特兰(Zetland)、市政厅(Town Hall)及匹特街(Pitt Street)是伊尔加及其团队的研究对象。他们测量了城市林业与危险大气颗粒物之间的联系。

其中,市政厅、匹特街和干草市场录得最低水平的绿化用地和最高浓度的颗粒物质。

悉尼科技大学的研究证实,绿化用地及城市树冠覆盖率会影响颗粒物质的浓度。

伊尔加称:“不管你在悉尼哪个地方,方圆100米内的树木数量是决定你所呼吸空气质量的最关键因素。我们特别挑选了涵括绿化用地面积最少和较高的这些地区,从而可以获得一系列的绿化用地密度数据。”

据估计,悉尼市议会管辖范围内总的树冠覆盖率为15.6%——6.6%在私人土地,4.9%是街道树木,4.1%来自公园。

项目监督员托皮(Fraser Torpy)表示,研究结果提供了1种解释,即城市绿化可以作为减少大气颗粒物和改善总体空气质量的有效方式。但他补充称,这个理论并不适用于所有植物。“草对空气质量完全没有积极正面的影响。树及树冠的密度才是减少空气污染和颗粒物的重要因素。”

托皮还指出,树及其树冠发挥作用的方式是储存并驱散粒状物污染。这种污染会引起癌症和包括哮喘在内的呼吸道疾病。“未来的研究可能有助于发现最适合种植的树木种类、最恰当的种植地点以及最正确的密度。”

您可能也感兴趣:
    为何运动总受伤
    酒品不好原是基因问题
    基佬福音 男人也可能生孩子啦
责任编辑:钱斯豪
标签: 雾霾 空气 树冠覆盖率